杭州律师_杭州专业律师_余杭律师*吕涛律师

吕涛律师

杭州律师

HANGZHOU LAWYER
18057119639

律师文集

吕涛律师

联系我们

  • 姓名:吕涛
  • 手机:18057119639
  • 邮箱:lvtao@zedalawyer.com
  • 证号:13306201010351082
  • 律所: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
  • 地址:杭州市钱江新城五星路198号瑞晶国际大厦12、14楼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

最高法多管齐下查“老赖”不让法律“打白条”

来源:杭州律师 网址:http://www.yhlsvip.com/ 时间:2017-02-20 16:02:09

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还执行案款现场。常鸣摄

法院的生效判决执行不了,无异于打了法律“白条”,损害了法律的权威和人们对司法机关的信心。而根据统计,执行难的案件中大约有15%是由于“老赖”躲债,即被执行人规避执行所致。为此,最高人民法院决定于2011年度在全国开展为期一年的反规避执行专项活动,加大力度破解执行难问题。

 

  “老赖”躲债花样迭出

  通过隐匿财产、虚假诉讼等方式规避执行,给执行带来很大困难

  “两年多时间过去了,都没有拿到钱,我原以为肯定没戏了。没想到咱丰台法官的‘火眼金睛’,识破了一个‘假日本人’!”不久前,在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的一起执行案件中,申请人田女士拿到全部执行案款5万余元后激动地说。

  2009年,在田女士与王玲(化名)的交通事故中,王玲负全责,法院判决王玲给付田女士医疗费、误工费等各项费用合计5万余元。王玲拒不履行义务,接到法院的执行通知书、传票、财产申报表后,明确表示不接受传唤、不申报个人名下财产,她还宣称:“你们有本事就查,查不到就别逞能。如果查到我有钱,那我就认栽。”王玲虽无固定工作,名下亦无房、无车、无股权、无股票债券等投资理财类产品,但同一身份信息下却开设了近30个银行账号,各个账户间不定期转账,规避了执行查询。执行法官查看原始对账单,发现一笔款项汇入一个名叫王佩子美(化名)的自然人名下。经核实,“王佩子美”正是王玲的另一个姓名。
原来早在2008年,王玲就以再婚日籍人士为由,变换了姓名。平日诉讼、办理业务时,依然以先前身份信息为幌子。法官查询王佩子美名下财产,发现其存款足够支付事故赔偿,迅速对涉案存款强制划拨,案件终得以顺利执结。

  “老赖”们为了躲逃债务,挖空心思,花样百出。浙江省玉环县的一对夫妻周某、叶某更是“别出心裁”。他们为了转移即将被强制执行的房产,竟然组织起了大量“原告”起诉自己,制造虚假诉讼。

  据了解,周某、叶某夫妇因为部分债务未履行,名下两座房屋被法院裁定拍卖。收到通知后,他们组织了大量“原告”起诉自己,以其为被告的案件合计53起,总金额533万余元。玉环县法院发现,原告大多为其亲戚朋友或者邻居,甚至还有家住贫困山区的“债权人”拥有18万元的债权。虽然欠债相隔多年,但许多欠条竟然都是从同一个笔记本上撕下来的。在周某夫妇家中,法院发现了其与他人串通,虚假起诉的大量证据,甚至由众多“原告”提交给法院的起诉状就存在他们家的电脑中。“被告自己告自己”,目的在于转移即将被法院强制执行的房产。

  除此之外,为了躲避执行,有的夫妻协议假离婚,将共有财产归属于没有债务的一方或子女名下;有的滥用执行异议、复议程序或与第三人恶意串通,滥用案外人异议程序。总之,目前社会上存在诸多规避执行的手段,都给法院的执行工作带来了很大困难。
强化查控找人找钱

  强化财产报告和财产调查,多渠道查明被执行人身份、财产信息

  俗话说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。查堵“老赖”,一是找人,二是找财产。及时查明被执行人身份信息和财产信息,并对被执行人及其财产实行有效控制,是反规避执行的重要途径和手段。

  今年6月19日,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《关于依法制裁规避执行行为的若干意见》,提出24项具体措施。其中的重要规定之一,就是强化了财产报告和财产调查,多渠道查明被执行人财产。

 

  不久前,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通过信息查询“找回”440万元执行款。在这起涉工程款的执行案件中,被执行人变更了办公地址,一度联系不上,致使执行工作无法进行。执行法官当即通过北京市法院执行信息查询中心进行查询,发现被执行人名下有刚刚办理产权证的房产信息和银行账户若干。执行法官第一时间采取措施,查封了被执行人的房产和银行账户余额。被执行人在发现自己的财产被法院查封后,主动与法院取得联系,并且在法官主持下达成执行和解协议,一次性给付工程款440万元。

  继去年与5家银行签订《委托银行查询被执行人存款协议》后,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今年5月再次与在京7家银行签订集中查询协议,从而进一步扩大了委托银行查询的范围,切实加大打击被执行人规避执行的力度,最大限度地保护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。
山东省青岛市两级法院则通过建立“执行短信监督平台”,加强与申请执行人之间的沟通,并对申请执行人通过短信平台反馈的被执行人财产线索及时查处,极大地提高了执行快速反应能力。如在一起执行案件立案两月后,申请执行人经短信平台向执行法院反映,发现被执行人车辆。接到短信后,执行人员立即到被执行人住所将其车辆扣押,案件得以执结。

  专项活动中,各地法院还普遍建立了被执行人财产申报制度。依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,在下发执行通知的同时要求被执行人如实申报财产,对拒不申报或者经调查发现申报不全或不实的,依法进行制裁。

  有的法院推行了财产悬赏举报制度,经过前几年的探索、试行后,这项制度在专项活动中普遍推开,扩大了查明被执行人财产的渠道。

  有的法院则建立了协助执行联络员制度,依靠党委、人大、政府的支持,在一些重点部门和基层组织中聘请了执行联络员,及时提供被执行人及其财产线索。

  在财产查询方面,很多法院主动与工商、税务、银行、证券、房管、公安等掌握身份信息、负责财产登记的部门协调沟通,拓宽了财产调查渠道,提高了财产调查效率。

  多管齐下诉讼打假

  今年1月至6月,全国法院公布反规避执行典型案例近2万个
8月2日,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外公布了一批规避执行的被执行人名单,涉及案件20起、单位19个、个人11名,执行总标的约1.47亿元。舆论的广泛关注,给“老赖”施加了极大的心理压力。

  公布“老赖”名单,是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今年4月出台的《反规避执行二十项措施》之一。这20项反规避执行措施包括:向被告发送履行义务告知书、加强财产保全措施的运用、向被执行人送达报告财产令、利用信息查询中心加大财产调查力度、向申请执行人的委托律师签发调查令、加大使用搜查措施、对重大疑难有影响案件进行审计调查、协调多方查找被执行人、依法追加变更被执行人、依法查控协助被执行人规避执行的关系人的财产、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、限制被执行人出境、公布拒执人名单、公告悬赏、向被执行人所在单位或其管理部门发送司法建议函、加强执行联动机制建设、完善协助执行联络员网络体系、充分适用罚款拘留措施、依法追究被执行人刑事责任等。

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张美

在线咨询

在线咨询律师

吕涛律师 吕涛律师